青春手抄本


上初中的时候,我特别喜欢诗歌。像所有喜欢诗歌唯美意境的年轻人一样,喜欢时不时吟诵一句来表达我的心声。如同辛弃疾的那首词里描述的一样: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那时的确是意气风发,不知道什么是愁。因为喜欢诗词的意境所以向往诗词中的愁滋味。很显然硬逼着自己勉强说出来的愁不过是一种异常单薄的感觉,而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我却乐此不疲地为赋新词强说愁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唐诗与宋词、元曲都是瑰宝,而大师的作品又字字珠玑。那些流传千古的唐诗、宋词、元曲,每一个字都凝练着作者的才华和阅历。令人拍案叫绝,又令人心醉神迷。离学校五十米远的十字路口有一家小小的书店,进门正对着的第三排书架最右边的那一本《宋词三百首》,静静地站在角落里,每天放学我都会跑过去翻那本《宋词三百首》。选喜欢的读,从李清照到辛弃疾,从苏东坡到陆游。宋词的美,美在词人满腔爱国热血,美在词人脉脉儿女情长。千年风霜纵是无情,但词人的感情在千年后却依旧生动,使全神贯注读词的我幸运地有了一种实在的寄托,并拥有与词人之间只可意会的亲切。我每天在书店背一阕,从书店出来怕忘记了,立刻默写在草稿纸上。然后心满意足地飞奔回家,用自己每天从吃早点的钱里省下来的零钱,积少成多地攒够了,在同一家书店买下的软面抄上,一笔一画工工整整地誊抄上去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不是我会算计,在我们那个年代,物质匮乏,生活拮据,买一本课外书,绝对是一个孩子想也不敢想的奢侈的事情。爱之入骨,却不能拥有,那份煎熬,一定有很多经历了那个年代的中年人能够体会吧?越是不可能拥有,越想占为己有。把书里的内容背下来,是一个孩子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。于是每天必去小书店打卡。那个每天在飞奔回家的路上欣喜若狂的孩子,那个每天端端正正誊写宋词的孩子,一天天长大。青春的手抄本里,密密麻麻地抄满了诗词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或许我应该感谢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。如果我生在这个物质生活空前繁荣的当代,想拥有一本《宋词三百首》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?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是最舍得投入资金的了。也许那本《宋词三百首》买回来就放在书架上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“藏”书,任灰尘覆盖着,买回来以后就放在那儿再也没有翻开过了。正因为想要而不得,才激起了我背下来誊写这些诗词的雄心壮志。虽然那些以前倒背如流的诗词,现在做不到烂熟于心,但我始终相信阅读是对人产生潜移默化影响最有效的方法。我也始终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。我认为每一个像我这样在青春期爱过诗词的人都是有情怀的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虽然那个青春记忆里的手抄本在我数次搬家以后遗失了,但是每当我想起青春年少时的可爱举动,还是会嘴角上扬,给自己一个温暖如春的微笑。
(宛皖 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