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烟火味 最能暖人心


就着一盘青椒炒豆干、一碗红烧肉、一碟醋泡花生米,喝了两口自己泡的枸杞酒,吃掉三个白面馒头后,我放松地将身子往椅背上一靠,揉揉肚子,算是将晚饭解决了!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因为经常加班,我的午饭一般都是在单位食堂就解决了,晚饭自然不能再囫囵了。这天,老婆带女儿回了娘家,我一个人就好对付了。但心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,家里显得很清冷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端着盘子去洗刷,回来经过穿衣镜时,猛然发现头顶的白发又增加了许多——整日里与文字材料打交道,绞尽脑汁的结果,便是发际线日益后退,而白头发则非常迅速地在黑发的地盘上悄然发芽、蔓延,并贪婪地吞噬着整个头皮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人近40岁,“老”就开始悄悄走来。上班出门时会忽然记不起家里的门是否锁上了;提起笔来,常用的字偶尔也会忘记;在办公楼门口遇到一个几年不见的同学,名字就在嘴边却喊不出来……细想一下,谁也挽不住时间的手,它会无一例外地把人送到那个“老”的车站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“老”虽不可避免,但心态却不要跟着“老化”,时时不忘将日子过得有烟火气才活得踏实。周末带着孩子到龙湖公园散步,常常能在大门口的宽阔处见一位老先生用一支半米多长的“笔”,蘸着清水在地上笔走龙蛇。笔势刚劲有力,雄健洒脱,内容是雷打不动的《兰亭集序》,正着写,反着写,从右往左,吸引了不少市民驻足观看。还有一位姓赵的文友,以前是一所学校的领导,退休后迷上了读书写作,常见他的文章在报纸期刊发表。赵老师说,以前带孙女,买菜做饭,现在孙女上大学了,自己也能找点儿事情做。他口中所说的找事情做,就是写作。电脑敲不好字,就用手写,再让女婿在电脑上打出来。这个习惯不仅增长了知识,也有利于身心健康。末了,为一家人烧出一桌或辣或麻或甜或淡的美食,成就感十足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烟火气,关乎柴米油盐酱醋茶,是世俗生活的重复,是老百姓过日子的真实写照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闲下来时,我喜欢挽袖下厨房。麻利地系上围裙,打开炉火,执起锅铲,厨房里瞬间呲呲啦啦,叮叮当当,这个家方得一扫冷清寂寥之气,连光线和浮动的灰尘都鲜活生动起来。大砂锅里浓汤翻滚,排骨山药炖得刚刚好的酥烂;小炒锅里韭菜香干只差翻动最后一铲,就能滗出全部清香且不失爽脆……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华灯初上,一家家窗口渐次亮起了灯,溶溶的光照得人心头暖暖的。放了学的孩子在客厅里静静地写着作业,厨房里总有一个忙碌的身影,或是并肩作战,共同调配出萃取了温度、蕴藉着厚味的爱的饭菜——这些沾染着熟悉的丝丝点点的烟火气,将一个大大的“家”字,深深送抵人心。(顾正龙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